| | | | | | | | | |
 

 

 
  您的位置: 首页  对外交流  新闻动态
我校基础医学院刘晓如讲师在美访学工作汇报
发布时间: 2016-12-26   访问次数: 199

    本人从事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教学及在学校心血管科学研究室从事科研工作。于2016年1月9日受福建省留学基金委派遣,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肺与重症医学部做高级访问学者,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肺高压与钙信号通道研究专家James SK Sham 教授指导下,学习细胞电流记录技术膜片钳使用及科研应用。时光荏苒,一年美国访问学者的学习生活已经圆满完成。回顾这一年的访学经历,深深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浓厚学风、教学及科研学术研究氛围所吸引,指导教师的教诲和鼓励,使这一年度的学习进修在科研和教学工作方面受益良多,收获颇丰。

一、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HU报到的第一天就感受到这个顶尖大学的严谨之处。办理Badge卡,相当于你出入这个医学院的通行证,所有新来的POS Doc都必须接受结核杆菌测试,接受J1-Scholar Orientation, 如进行动物实验还必须进行AESP测试,RAR测试。

    这就是建于1889年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历经一个多世纪仍然屹立不倒,是JHU医学院的教学与科研医院,但不附属于大学。它连续23年被评为全美最佳医院。创造过医学史上的很多第一,包括第一例完全变性手术、第一例心脏搭桥,第一例新生儿法洛四联症手术等。这栋大楼里的雕塑、穹顶,老钟,墙上的油画都记录了这座医院的历史。

二、医学院里的日常学术生活

Doc Sham 在我来JHU的第一天就告诉我:“I am not training you to be a experiment machine, but trianing you how to be a scientist.这句话一直深深刻在我的脑海。听Seminar 开组会是探索未知世界以及交流思想的最佳的一种方式,是Pos Doc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各种各样的Lecture,都是大牌科学家。别忘记这个大学出了36名诺奖哦。除了这些还要培训做SCI论文的Reviewer,从评审角度来审视一篇SCI论文如何写,找出其中的问题,有助于日后SCI论文的写作。

三、参加2016 Experimental Biology学术会议

美国是一个科研的很好的温床。每年都有很多机会参加各种全球顶尖学术会议,听到各种最新的研究进展。20164月我也有幸参加了2016年在San Diego举行的EB会议,除了各种专题讲座,还设有诺贝奖获奖者专场讲座,还有唐奖专题讲座由日本科学家讲肿瘤免疫治疗的最新进展,受益匪浅。    

四、学习小鼠右心室插管和膜片钳技术。

小鼠的右心室插管是研究肺动脉高压以及心血管疾病重要的一项技能。与先前我在国内进行的大鼠右心室插管不同,小鼠的右心室插管,探头为一种金属丝,非常敏感,用前须泡在肝素化的生理盐水中。经过一个月训练,能够很熟练地进行小鼠右心室插管以及在体视显微镜下进肺动脉分离。

膜片钳:1膜片钳的准备:新的电极取出其中的铂金丝,放入含次氯酸的漂白水中约15-20min,使其带上Cl-,铂金丝颜色变灰而黯淡,将电极与三通管连接,保持管的密闭,接口处用封口膜密闭。当使用一段时间后,铂金丝越变越亮,就要重新再用漂白水再使其带上Cl离子。

2. 拉电极Pipette

Reset退出,从1-9中选择一个程序,选CLR,再选NO,进行RAMP测试,也就是测其拉丝温度,每次更换Filament或新一批的Pipette出来都要进行RAMP测试。根据RAMP温度进行程序设置,一般实际进行时温度要比RAMP20-30TIME 150Pressure200-300,拉出的电极一般使其电阻在3-5MW2.5-3.5MW最佳。电极头形状如图为佳。

 

接下来进行细胞的Seal 以及break in 。破膜后,电流10-20PA

2016-3-2,值得纪念的一天,生平第一次记录到大鼠PASMC膜上的KV电流

随后的几个月进行PASMCs SOCC电流以及PC12细胞上进行TRPM7电流的记录,并学习了如何将记录到的电流进行统计分析以及绘图,所得的数据将部分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杂志。

    四、个人收获与体会

我认识到我们缺乏与外界科研环境的交流和沟通。我出去的这一年不短也不长,在技术细节上有显著的进步,掌握了膜片钳技术,回校后可以开展关于膜片钳技术的推广及应用。在科研思路上,尤其是在如何做科学研究上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认识,同时与国外知名的科研型大学建立起了联系,认识一批极有科研究头脑的科学家,有了广泛合作的基础。

我深深认识到,如果不能与外界保持相对广泛和频繁的交流,我们的科研及教学发展就会有较大的难度和瓶颈,在时间上会花费较大而且不容易得到一个好的结果或效果,对科研的信心和热情也会受到抑制,又重新陷入以前的工匠式思维方式中。与外界的交流不但能让我们知道别人在做什么,学科发展在国际国内的科研领域进展到了什么程度,同时也让我们有了一个广泛合作的可能,这样一旦我们认准什么是我们的科研需要,我们就有可能、就有可资利用的资源,让我们从一个较高的起点或者说一个较快的切入方式,开展我们的研究,解决我们的科研人员遇到新问题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方法陷入困境、疑惑,容易被习惯性的思路拉回到以前的工作方式上,从而使得已经出现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白白浪费了通过艰苦的科研开发过程得到的这些相当重要的认识。具体一点,我认为广泛与国际、国内知名的科研机构和大学进行人才交换培养,建立长期有效的纯技术层面的访学机制(排除保密因素),可以使我们起点高、切入快、成效明显,同时我们的科研人员也会更加有信心地产出他们的科研热情。

 

 

 

版权所有:福建医科大学 闽ICP备05005461号 地址:福州市闽侯县上街镇学园路1号
电话:0591-22862320 E-mail:wbzs@mail.fjmu.edu.cn 邮政编码:350108